徐静波:东京会不会成为第二个武汉?

2020-03-31 10:32:49

20200220,本来是一个很吉利的日子,但是,日本却发生了三件惨事:

第一件事,2名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80多岁老人去世。

第二件事,首相官邸的一名干部,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第三件事,神户大学医院教授岩田健太郎宣布撤回自己发表的视频。

这三件事,都跟豪华邮轮“钻石公主号”有关:死去的老人是乘客,首相官邸的干部是登船官员,岩田教授说了邮轮像悲惨世界。

岩田教授的警钟

我们先从岩田教授的视频说起。

岩田教授是一位传染病预防学专家,参加过中国SARS和非洲埃博拉病毒疫情的调查。18日,他想参加日本传染学会的专家调查组登上邮轮,但是没获批准。后来,他与一位一起写过传染病学著作的厚生劳动省干部商量,最后这位干部帮忙,允许他以“灾害派遣医疗队”(DMAT)队员的助手名义,用了一张“临时检疫官”的通行证,登上了“钻石公主号”。

登上邮轮后,他在邮轮上呆了几个小时,向医疗队长亮明身份后,医疗队长认为他应该去做防疫工作,而不应该来做治疗助手的工作。于是他在船上转了一圈,发现了一些问题,并直接向日本厚生劳动省现场指挥部的负责人,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作为一名医疗助手的名义登上船,最后以防疫专家的名义对邮轮上的管理“指手画脚”,引起了厚生劳动省,也就是岩田教授所说的“役人”(官僚)们的不悦。最后他被要求立即离开邮轮。但是,岩田教授以邮轮上没有传染病专家,那些医生不懂防疫,需要指导他们为理由,坚持要求留下。但最后还是被没收了通行证。

当然最倒霉的,是介绍他登上邮轮的那一位厚生劳动省干部。

心有不悦的岩田教授,在离开邮轮回到酒店后,在房间里自录了一段日文与英文视频介绍自己登上邮轮的经过,并称邮轮上的防疫管理是一团糟,人员相互穿来穿去,甚至都没能区分安全区(绿区)与非安全区(红区)。

这一段视频发到网上后,炸的不只是日本,而是全世界。所有欧美的电视媒体都在引用他的视频,说明“钻石公主号”上出现600多名感染者,纯属日本政府“胡搞”的结果。而中国的一些网络媒体,直接把岩田说成了“日本第一吹哨人”。

19日夜,作为日本传染学会专家组成员登上邮轮调查的两位教授,向朝日电视台等媒体作证说,邮轮上,红区和绿区的划分还是比较清楚的,事先也向大家有详细说明。只是因为邮轮有3700余人,不像医院可以做到绝对的区域隔离,尤其是一些给每个房间送饭的、搞清洁的船员,不能穿着防护服向乘客提供服务,确有在两个区之间往来的问题。

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更是在深更半夜举行记者会,向媒体说明邮轮上的管理体制与传染病学专家常驻的事实,指出岩田教授说的问题,不全是事实。

深夜,我得到了厚生劳动省那位介绍岩田教授登上邮轮的干部的一份长篇说明邮件,把岩田教授好一顿数落。

20日一早,岩田教授把视频删除了。同时在外国记者俱乐部举行的连线记者会上,他解释说:“因为船上的管理状况已经有了很大改变,所以,我决定删除视频。”

我看了岩田教授视频的完整版,应该来说,他从传染病学的角度指出邮轮上防疫方面存在的问题,是很专业的。但是,他可能没有顾及到邮轮这一特殊的环境,也没有想过来自50多个国家3700人这一巨大群体防疫的难度,属于一根筋的学者,看到问题,不管三七二十一,想到就说,或许,就像日本政府没有预料到“钻石公主号”上会出现这么多感染者一样,岩田教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随性视频会把全世界震动。

不管怎么样,岩田教授的视频,为日本进一步强化疫情的应对,敲响了警钟。但是,也毫无疑问,他将从此远离日本传染病学界的核心,因为他抹杀了所有人的努力,包括他的同行。

不明感染在继续增加

19日,日本的感染者总数超过了700人。今天,这一数字继续增加,估计最终又会有数十人的数字产生,大头还是邮轮上的乘客与船员。

有两个专业名词,第一次出现在日本的电视屏幕上,一个是“院内感染”,另一个是“市中感染”。

“院内感染”,指的是医院内部的交叉感染,和歌山县济生会有田医院、神奈川县相模原中央医院,都发生了医生与患者之间的相互感染。

“市中感染”,指的是在城市公共区域的感染,譬如在街头、店铺、地铁轻轨等交通工具内等公共场所的感染。

“院内感染”,虽然第一号感染者的感染源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医院内部的感染途径,可以画线勾出。但是,“市中感染”绝对是来历不明,莫名其妙。

从19日到20日,北海道札幌市长、福冈县福冈市长,都承认他们的城市出现了“市中感染”的问题。

这一承认,令东京人更为紧张。因为东京是一座1800万人口的城市,同时,每一天有600多万人,从神奈川县、千叶县、埼玉县等毗邻县区,搭乘30多条地铁轻轨来到东京市中心上班。一旦有感染者搭乘同一节车厢,那感染扩散的可能性也就很大。

事实上,东京已经发现了25名感染者,而首都圈已是37人。其中有多人在发病后,还在搭乘轻轨地铁在上下班。

而两名邮轮上老年乘客的死亡,更让大家深刻体味到:新型冠状病毒是要命的病毒。

两位老人,男性是87岁,女性是84岁,都是日本人。老先生有心脏病,但是,老太太没有基础疾患。没有想到,愉快的海上之旅,竟然通向了天堂。

首相官邸也危险了

更令大家担心的,日本的政治神经中枢中心——首相官邸也出现了危险。

前几天,发现了一名安倍首相的跟班女记者,多次搭乘被确诊感染的一名出租车司机的车。这位隶属于共同通讯社的女记者,几乎天天泡在首相官邸,而且在官邸里还有自己的办公室。采访安倍首相时,最近距离有时只有1米。

虽然这位女记者目前还在家隔离,尚未发现有感染症状。但是,今天的一名“内阁官房”干部被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令大家为首相官邸捏了一把汗。因此,“内阁官房”就是首相办公厅。这位在首相官邸上班的30多岁的年轻干部,前几天作为政府的疫情对策本部的官员,登上了“钻石公主号”。

日本厚生劳动省在下午的记者会上说,这名干部在邮轮上只是从事事务性工作。换言之,没有直接接触感染者。

但是即使如此,这位年轻的干部还是被感染,说明病毒是防不胜防。

主持记者会的厚生劳动省审议官在介绍这名干部发病过程时,说了一句话“他在上班途中,发现自己出现发烧和肌肉酸痛等症状”。那么,他发病后,有没有进入到首相官邸?

这一点,事关首相官邸的安全,甚至安倍首相的安全,甚至是整个日本内阁的安全,因为全体内阁会议都是在首相官邸里举行的。至少,这位干部,或者这位女记者(如果她被确诊的话),都有可能把新型冠状病毒带入日本的这一个国家管理核心之地。

日本的电视台开始在讨论一个话题:东京会不会成为第二个武汉?

因为,日本政府让1400多名日本人乘客,从邮轮上下来后,直接搭乘出租车、轻轨地铁甚至新干线回家,是一种很不慎重的“撒毒”行为。虽然这些乘客的检查都是“阴性”,但是,不排除有“假阴性”,或者“阳性漏网者”。这么多人下船后,没有像其他国家那样,继续隔离14天,而是允许他们回家,有人称这批乘客会成为“播种者”。

虽然,我们不能歧视这些受尽苦难的乘客,但是,也不得不多一份担忧之心,因为,日本不是中国,东京不是武汉,他们没有强有力的政府,也不可能采取那样强有力的隔离封城措施,一旦疫情蔓延开来,不仅7月份的东京奥运会可能泡汤,日本经济也将遭受重大打击。

安倍首相,你的心不能太大,得学学中国!

(作者系亚洲通讯社社长)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静说日本”,小标题系编辑所加。

责编:任绍敏

为你推荐
安靠智电发布预增公告,个股行情走向插图

安靠智电发布预增公告,个股行情走向

2020-09-28 14:20

广东省湛江市徐闻港区南山作业区客货滚装码头开通插图

广东省湛江市徐闻港区南山作业区客货滚装码头开通

2020-09-26 19:21

短期跌基本上宣布苹果股价已步入技术性熊市行情插图

短期跌基本上宣布苹果股价已步入技术性熊市行情

2020-09-26 18:12

地铁设计半年报营收9.26亿元同比6%插图

地铁设计半年报营收9.26亿元同比6%

2020-09-23 20:10

力帆股份澄清没有供应商追讨货款情况插图

力帆股份澄清没有供应商追讨货款情况

2020-09-23 15:23

众诚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诚保险”)董事会发布董事长任职公告插图

众诚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诚保险”)董事会发布董事长任职公告

2020-09-23 15:09

我乐家居当日换手率达0.21%,后市走向?插图

我乐家居当日换手率达0.21%,后市走向?

2020-09-22 17:14

三安光电融资融券卖出量180.75万,余额27.96亿插图

三安光电融资融券卖出量180.75万,余额27.96亿

2020-09-22 14:10

大盘资金流向,午盘大盘行情 2020-09-22插图

大盘资金流向,午盘大盘行情 2020-09-22

2020-09-22 12:48

海天味业融资融券卖出量9.97万,余额8.55亿插图

海天味业融资融券卖出量9.97万,余额8.55亿

2020-09-22 10:31